yinyuanz

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妆,主要看眼睛吧

【辉贝】一个吸引你的标题

磕过最甜的一对了,莫名其妙吃了的一对

外山一生:

·努力为辉贝艹下热度
·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独钓寒江雪吧
·偶尔也想走一下文艺煽情路线
·标题真的想不出来
·一开始打算叫重庆森林,但是我没有这么做
·你问我为什么
·因为这篇跟重庆一点关系都~没有
·哈哈哈哈哈哈好不好笑
·不好笑也要笑,我费尽心思逗你笑你不笑就是不给我面子
·ooc非常有,私设如山,有锅不要大意朝我甩
·请勿上升真人
·能看到这的我给您鞠一躬!
·食用愉快!


-
#1
这是吴肇辉跟李京泽在一起的第五个年头。
两个人磕磕绊绊,生拉硬拽地走,倒也在这路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。
时间像细密的针脚,越过天南地北,把两个灵魂织在一起,攀附缠绕,难解难分。

其实吴肇辉觉得自己特幸运。
遇见说唱算一件,遇见李京泽算另一件。

告白的那天一直阴天,乌云悬在头顶,像巨大的罩子笼住整个北京城。
吴肇辉牵着李京泽走遍北京的大街小巷。
童年上蹿下跳过的胡同,中学逃课时翻过的围墙,举着酒瓶吹牛逼的路边摊,驻唱过的酒吧,失恋时彻夜难眠的立交桥下......
吴肇辉不厌其烦的一个个指给李京泽看,讲给他听。手牵得久了,手心里一层汗,黏黏糊糊。李京泽嫌弃,抽出手来往吴肇辉身上抹,抹完了又重新牵起。
走上天桥的时候,太阳已经落山了。
轰隆一声,天空下起倾盆大雨。
天桥上的人匆匆往下跑,马路上车水马龙,不耐的喇叭声接连响起,连成串的雨滴把路灯折射成星星。
忙碌嘈杂的城市成了他们的背景。
雨水浇得两个人浑身湿透,衣服紧紧贴在身上。
“我知道这样挺俗的。”
“但不跟你说了我心里难受。”
“李京泽,我特喜欢你。”
“你看跟我在一块,成吗?”
李京泽伸手拨开吴肇辉额前被打湿的头发,指尖凉凉的。他盯着吴肇辉的眼睛看,又低下头,勾起嘴角笑。
“我看你是想淋死你爸爸。”
吴肇辉一把拉住李京泽揽在怀里,李京泽浑身冰凉,突出的肋骨硌得他生疼。
但吴肇辉觉得像拥住了一团火焰。

#2
吴肇辉一直觉得李京泽像海浪。远远看着,是气势汹汹朝你扑来,可真到面前,不过轻轻拍到你脚面上,不痛不痒。
吴肇辉不爱晚睡,每天十点准时睡觉。李京泽是夜猫子,不熬到太阳出来绝对不上床。
刚住到一起的时候不太习惯,吴肇辉睡觉想搂着人的时候,李京泽不知在哪个夜店high。
怎么有了对象还得独守空房啊?
弄得吴肇辉特别郁闷。

后来吴肇辉去参加了几天音乐节,日夜颠倒,回来就病了。
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,脑门上搭着条毛巾。
李京泽在屋里风风火火走来走去,翻箱倒柜给他找药。
吴肇辉撑起身子,看见目之所及的所有抽屉都被拉了出来,太阳穴疼的直跳。
“宝贝儿,别找了,家里没药了,上回你回西安我全给你装着带走了。”
李京泽一愣,“那我给你买去。”
吴肇辉无奈,“你看看表,人药店早下班儿了。”
看着恋人手足无措的站在那,吴肇辉有点不忍心,“我刚试表了,不太烧。你不有事么,赶紧去,别让人等着。”
李京泽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,皱着眉头,抓起车钥匙,开门走了。

吴肇辉是被李京泽推醒的,睁开眼看见自己宝贝端着一杯水,手心里有几粒药。
吴肇辉抬头看见李京泽额头上的汗,伸手替他抹了。
“咳咳...你去给我买药了?”
吴肇辉拿起药片塞进嘴里,喝了一大口水。
“这都几点了,跑了好几个地儿吧。”
“咱家楼下就有没关门的。”李京泽硬邦邦地回他。
“事儿谈的怎么样。”
“挺好。”
吴肇辉了然。
李京泽换了睡衣,上床掀开被子躺进去,搂着吴肇辉的脑袋,把他圈进怀里。
“还不是得爸爸陪你睡。”
吴肇辉点头,笑道,“那我谢谢贝爸。”
李京泽这么酷,就算对你温柔也不露破绽。

#3
两个人很少吵架。李京泽有时候脾气犯冲,话说的不太好听,吴肇辉也不恼,只笑呵呵的哄他。
吴肇辉深谙生活的道理,所以他愿意惯着李京泽,不是原则性的问题,他都不放在心上。
鸡毛蒜皮在所难免,过日子嘛。

吴肇辉正勾辫的时候,接到的电话。
弹壳打来的。
赶到的时候,李京泽正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玩手机,手腕上包着纱布。走近看,眼角上还有细细的伤口。
“跟谁弄的?”
“碰上了几个以前不对付的。”李京泽心不在焉。
吴肇辉把手机抢过来,“咱能不打架吗?”
李京泽看他,“我他妈又不是小姑娘。”
“权当心疼我了,您行行好。”
李京泽抿了抿嘴,脸上看不出情绪。
“我不是安分的人,吴肇辉,我以为你知道。”
“兄弟遇上事,我得管。”
“之前那个女朋友就是因为这几把烂事分了。”
李京泽摸着手腕上的纱布,有点不耐烦。
“你要也这样,那咱俩趁早。”
吴肇辉一直憋着一口气在心头,李京泽这么怼,给他激了起来,站起来一连说了几句都不太好听。
到最后好像不解气,又加了一句,“想分手是吧。随你。”
讲完就像泄了气,把头靠在墙上,闭着眼睛。
李京泽扭头看他一眼,从他手里拿了手机,起身往外走。
吴肇辉苦笑,生活想搞搞你,多疼也得忍着。

回到家的时候天都快亮了。李京泽在外头晃了一夜,寒风吹的他头脑清醒。
推开卧室门,吴肇辉果然正在睡。
李京泽坐在床边抽烟。
关于这个城市,这间房子的回忆走马观花在他眼前晃过,开心的,失落的,愤怒的,都有。但大部分都跟那个人有关。这些年亲密无间,他们交付爱欲真心。现在说要把这些联系扯开,无异于抽骨断筋。
李京泽任由自己陷进对方的温柔陷阱。
温暖的手握上他的。
李京泽没回头,吐了口烟,看着窗外。
你不说随我吗,我现在不乐意了。
怎么着,不行也得行。
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。
吴肇辉的手臂环在他腰间,整个人趴在他背上,扭头亲他眼角的伤口。
听你的。
#4
我特别喜欢你。
你温柔,你莽撞,直来直去,你一身锋芒。
我都收好藏在心里。
就算有时候会扎到我也没关系。
我不怕疼。

so
明天戴戴看咯
自己做的